媒体聚焦

痛未定亦需思痛!陈国强院士反思医学教育

《人民日报》报道 抗疫面前,中国科学院院士,威尼斯贵宾厅医学院院长、威尼斯贵宾厅副校长陈国强撰文:痛未定亦需思痛——疫情下大家必须反思医学教育,全文如下:

我相信,国人从来没有像2020年起步的这一刻意识到:医生多么伟大,医学可以救国;医学强则国强,医学盛则国盛。

新年伊始,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全国一盘棋,数万医务工编辑以“去留肝胆两昆仑”、“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大无畏精神,闻召而动,勇往直前,临危不惧,攻坚克难,书写着可歌可泣的英勇故事,凸显了“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医者情怀。毫无疑问,在这场“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中,中国的医务工编辑已经提交了一份出色的答卷,当属新时代最可爱最可敬的人。

再暗的黑夜也会度过,黎明终将如约而至。除了战胜,大家别无选择。

然而,痛未定,亦应思痛。身为医学工编辑,大家责无旁贷,必须思考这样一个严肃的问题:大家能否防患于未然?能否防大患于未至?民有痛,国有疾,疫情没有旁观者,没有局外人,在打扫战场的那一天,大家每个人、每个群体、每个行业都应该、也必须以负责的态度,予以深刻且实事求是的反思,并以抓铁有痕的务实态度加以改进,尽最大可能避免或从容面对全国性甚至世界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

医学的本质就是维护和增进人类健康, 事实上,人类福祉正是大家进行科学实验的终极目的。在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受到严重威胁的此时此刻,服务于医学的源头——医学教育,也有反思和改进的必要。

医学的研究对象是人,人既有生物属性、心理特性,又有复杂多变的社会属性。显然,医学同时兼有科学和人文双重特性,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的有机统一体——除了以诊断和治疗疾病为目的的临床医学,还有同样重要、包括预防医学在内的公共卫生学、基础医学、护理学、实验医学等诸多学科。随着高水平医科大学与综合大学合并,许多综合大学医学院被视为与其他学科同等重要的二级学院,而从来没有医学教育基础的某些综合大学也争先恐后创办医学院,开设临床医学专业。即使没有合并的独立医学院校,也未能得到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和足够投入。

在这种状况下,医学学科的完整性、独立性受到极大冲击,医学教育缺乏科学、理性、完善的顶层设计,直接面对疾病一线的专业,如临床医学、护理学和检验医学等的学习者,往往只注重专业学习,缺乏对公共卫生学常识的掌握和应用能力。另一方面,由于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投入过低,公卫人员待遇未能得到有效保障,社会地位偏低,导致公共卫生学科发展明显弱化,也与临床医学脱节。结果便是,报考预防医学专业的学生,往往高考分数远低于临床医学专业,学习动力不足,以致高层次公卫人才培养乏力,人才流失严重。

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流行病学专业队伍的短缺,疫情早期临床医务人员防护意识和能力不足带来的严重伤亡,充分暴露了我国医学教育的缺乏系统性安排,在预防和应对公共卫生危机中存在明显短板——重“技”而轻“道”,重“治”而轻“防”,重“专”而轻“全”,让大家在应对这场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之际,猝不及防,被动应战,教训沉痛。

首先,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在“双一流”旗帜下,医学教育越来越重视所谓“高精尖”,越来越重视“华而不实”的论文发表,教材越来越厚,而基本常识、基本技能、基本理论的学习和训练却越来越淡化。更有甚者,医学院校普遍缺乏传染病防护教育,更没有战时医护演练,甚至像《传染病》《血疫》之类的严肃影片也难以进入医学教育视野,以至于逆行的医护人员只能临时抱佛脚,现场紧急学习防护技能,增加了感染风险。

其次,偏重慢症重症,轻慢“小学科”。许多医学院校附属医院越来越多,医院越建越大,医学力量都集中于慢病,甚至每个学科都围绕肿瘤而设,连呼吸学科也以肺癌为主。临床学科越分越细,各自为政,住院规培训练难以落实“岗位胜任力”,全科医生培养乏力。当疫情疯狂蔓延,时间就是生命,大家更倚重人数不多的重症学科,难以实现多学科会诊。大家早已诟病的“小学科”如感染学科、病理学科、麻醉学科、儿科学等边缘化现象、医院 “发热门诊”的薄弱、长时间难见死亡病例尸体,等等,都加剧了抗疫进程中的捉襟见肘。

再则,厚德而后为医。这场抗疫战争,正是大家医学教育立德树人、铸魂育人的关键时机。遗憾的是,“停学不停课”一声令下,鲜见高年级医学生主动请战,甚至已在实习的医学生都期待停止实习。大家不能仅仅为众多医护人员“逆行”感动,更需要反思立德树人是否落在了实处。

战疫之际,大家医护人员表现极为出色。但是,在疫情这把冷淡的尺子衡量下,无论是医学研究还是医疗实践,仍然需要从宏观到微观予以严肃的审视和反省,让大家警醒并改进,严防将来“疫”流再度泛滥。


  • 媒体链接
    痛未定亦需思痛!陈国强院士反思医学教育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