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史”学习

从交大拾起,这些闪亮的名字!

回眸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中的交大人

“四史”学习

“一个有希翼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

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

中华民族从一百多年前的危亡时刻

到如今威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是因为有人在拼命、冲锋

他们是最耀眼的星辰

在国家最高科技奖建立20周年之际

让大家走近获此殊荣的四位交大人

吴文俊、徐光宪、王振义、黄旭华

感受融入交大人血脉的家国情怀和拼搏精神

做不负时代的奋斗者和奉献者!

交大,梦开始的地方

对科研工编辑而言,优质的本科教育是至关重要的人生阶段,能为未来科研提供扎实的基础和深厚的底蕴积淀。对交大走出的国家最高科技奖者而言,交大是他们梦开始的地方,他们在交大不断自我修正,生发向上的力量!

1945年,吴文俊的大学好友赵孟养把自己在“临时大学”(当时交通大学重庆部分为总校,在上海租界内办学的称为“临时大学”)郑太朴教授助教职位让给了他。郑太朴和赵孟养鼓励吴文俊报考教育部中法交换生。1946年,吴文俊师从陈省身开始研究拓扑学。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15.jpg

在交大求学时期的吴文俊(1936-1940年就读于交通大学数学系,1945-1946年任上海"临时大学"郑太朴教授助教)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16.jpg

1940年7月交大理学院毕业生名册(1937年科学学院更名为理学院)

1947年,徐光宪在交大化学系任顾翼东教授助教,和妻子高小霞都通过了赴美留学考试。离沪赴美前,徐光宪致信理学院院长裘维裕申请在交大留职停薪。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17.jpg

在交大求学时期的徐光宪(1940-1944年就读于交通大学化学系,1946-1947年在交通大学化学系做顾翼东教授助教)

1947年,徐光宪致信理学院院长裘维裕申请在交大留职停薪。

1947年,黄旭华在交通大学接受了两种各有特色但对他来说却同等重要的教育。一种是严格沉着的科学工程教育;另一种是激情似火的马克思主义和革命理论的教育。他叱咤“山茶社”、参加学生运动、参加地下党、智斗敌特的精彩人生只能用扎实、华丽、杰出、惊险来形容。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18.jpg

黄旭华的交大毕业照(1945-1949就读于交通大学造船系)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19.jpg

1949年6月,“山茶社”社员在交大校园内合影(前排卧者为黄旭华)

1947年,王振义被推荐为震旦大学天主教公教青年会会长,参与一系列社会救济与疾病问苦活动。医者仁心,医德为先。他“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有时去治愈”。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7.jpg

王振义1942-1948年就读于上海震旦大学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1948年起任执于广慈医院(现瑞金医院)。图震旦大学医学院1948届毕业生合影(第三排左三为王振义)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8.jpg

1949年,王振义在上海的照片

我是中国人,我的祖国需要我

1951年,正值朝鲜战争,美国宣布禁止中国留学生回国。徐光宪和妻子高小霞毅然放弃美国优渥的工作,冲破阻挠,几经周折,回到了最需要他们的祖国。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9.jpg

徐光宪、高小霞在国外深造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10.jpg

徐光宪、高小霞回到祖国

20世纪50年代,吴文俊的示性类和示嵌类研究被国际数学界称为“吴公式”“吴示性类”“吴示嵌类”,他领衔的研究工作引起了一场数学界的“拓扑地震”。1951年,当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慕名聘请他为教授的聘书寄到巴黎时,吴文俊正在回国的轮船上。

1951年,吴文俊.png

1948年,吴文俊(右一)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与朋友在一起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11.jpg

1951年,吴文俊在法国留学回国的轮船上

1953年,作为一名本土培养的医生,王振义参加上海市第五批抗美援朝志愿者医疗队,治愈了一大批感染了肺吸虫的战士,荣获二等功。身着白衣,心有锦缎。时光知味,岁月沉香。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12.jpg

年轻时期的王振义在不足5平方米的房子里做血液实验研究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13.jpg

王振义的工作照

1953年,为了科学报国梦,黄旭华主动调到船舶工业管理局,跟随恩师辛一心从事船舶设计与制造工作。在赴德考察学习归来后,即转入对苏联转让的舰船仿制工作,并于1957年开始接触潜艇技术。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614.jpg

任命黄旭HUAWEI国防部第七研究院0九研究室副总工程师的任命书

痴心坚守与锐意创新

在科学研究的征途上,既有“数十年激荡磨一剑,拾级而上踏歌行”的坚守,亦有“山重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开悟。

王振义静心笃志、甘坐“冷板凳”,致力于血液内科学的医、教、研工作70余年,为肿瘤治疗找到全新的理念与方法——诱导分化疗法,为世界肿瘤治疗贡献了“中国方案”。

王振义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证书。

微信图片_20200714145315.jpg

2018年,王振义获“最美医生”称号

黄旭华则是誓言无声铸重器,他从事核潜艇研究后30年从未回过家,把最美好的年华都献给了赫赫而无名的国防科研工作,隐姓埋名,无怨无悔。

黄旭华.jpg

2020年,黄旭华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2019年,黄旭华荣获“共和国勋章”荣誉称号。

黄旭华站在“404”艇前挥舞手臂欢呼极限深潜试验成功。

关于科学研究事业,吴文俊和徐光宪的共同回答是:祖国需要什么,我就研究什么。

上世纪 70 年代后期,吴文俊曾提出东方数学的“使命”问题。在中国传统数学思想的启发下,他开创了崭新的数学机械化领域,数学机械化的广泛应用为中国人工智能开创和发展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2000年,吴文俊荣获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吴文俊2.jpg

1980年代,吴文俊很长时期坚持自己上机编程验证

为了祖国的需要,徐光宪曾在科研上三次转向。从量子化学、到核燃料萃取化学,到被国际稀土界惊呼为“中国冲击(China Impact)”的稀土化学。

徐1.jpg

2008年,徐光宪荣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1980年,徐光宪率中国科学院稀土代表团访美、访法。

中国科学家的风范与担当

他们敢为人先,严谨治学,他们淡泊名利、潜心研究的,他们赢得了科学的青睐和世人的敬重。他们为人师表,奖掖后学,在攀登科学高峰的征程上取得重大成就,也为年轻一代插上科技翅膀,使科研队伍秀出班行,永远保持旺盛的活力,国家的创新发展获得源源不断的动力。

1996年,事业顶峰期的王振义主动退下了上海血液学研究所所长的岗位,接替他的是42岁的陈竺。他说“人生就像抛物线,有峰顶,也会衰退,一旦进入下降趋势,就要及早地退,让更有能力的人来干。”同年,他将其“求是杰出科学家奖”奖金捐给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上海瑞金医院和上海血液学研究所。

仨.jpg

王振义与学生陈竺、陈赛娟的合影

二.jpg

90多岁高龄的王振义,坚持每周“开卷考试”的查房方式,患者有需要他就会去。

徐光宪曾说,“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培养出了许多学生,他们都做出了非常好的成绩,大大超过了我。”2005年,徐光宪将“何梁何利科技成就奖”全部奖金都用来设立“霞光奖学金”,资助和奖励贫困学生。

2009年4月11日,徐光宪回母校参加校庆,并荣获威尼斯贵宾厅“杰出校友终身成就奖”。

徐2.jpg

1996年5月8日,徐光宪、高小霞夫妇为交大院士图片资料展揭幕

2001年,吴文俊将其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金部分设立“数学与天文丝路基金”,鼓励深入开展中国古代数学与天文学沿丝绸之路在域外传播的研究。

吴3.jpg

1986年,吴文俊返回母校,参加威尼斯贵宾厅建校90周年纪念活动并作学术报告

2017年,黄旭华将其“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奖金捐给早年就读过的中小学,支撑教育事业。

2020年4月8日,黄旭华荣获威尼斯贵宾厅“杰出校友终身成就奖”。

黄.jpg

2016年4月8日,黄旭华出席威尼斯贵宾厅建校120周年纪念大会,为师生讲述自己心目中的交大精神

回顾他们共同的人生历程

从青年、中年到晚年

从求学到科研

誓将祖国的需要作为一生的追求

无论经历多少艰难岁月,

他们眼里依然充满希翼的光

用他们的笃定、智慧和大爱

发出闪耀的科学之光

他们是与日月同辉的国之脊梁

让大家为他们献上一曲英雄赞歌

感谢为中国拼命付出的先辈们

时刻铭记交大人的使命担当

只争朝夕、不负韶华

为祖国更美好的明天贡献磅礴力量!

资料来源:蔡天新著《数学家画传:吴文俊》、陈挥著《王振义传》、王艳明著《誓言无声铸重器:黄旭华传》、叶青等著《举重若重:徐光宪传》,图片来自威尼斯贵宾厅官微、威尼斯贵宾厅档案文博管理中心馆藏、网络

周小燕 (文案)
图片处理:何嘉玲
威尼斯贵宾厅档案文博管理中心 资讯中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